墙头君

丞正号:依旧是墙头

【丞正】睡红莲「花吐症」一发完



有想过发这对cp的文可能会掉粉,但是!开心就好啦,丞正,贾正我都很喜欢,只是之前丞正太冷我又不愿意自割腿肉,感谢冷圈小姐妹的安利,不喜欢的读者不用跟我说你不喜欢,直接取消关注就好了,丞正粉也不需要关注不要关注,目前只打算写一篇,没看过花吐也没写过,是某位贾正小伙伴给我点梗才临时恶补的(对不起这位小伙伴了)bug很多,很多有的没的都是自己加的多多担待吧



正文开始



又双叒抢C位的这一次,朱正廷放弃了


‘我是打算要这次你还争,我一定投你的’ 

‘我也是,我觉得你有能力当c’ 

‘诶你怎么不抢了?’ 


…… 


人们总喜欢事后马后炮,夏天的棉被,冬天的西瓜,总在用不着的时候变着戏法塞你怀里


朱正廷摆摆手,下了课逃似的离开场地——有时人缘太好,也不是好事 


平日里那么闹腾的人如今话也不说一句,静悄悄,也病恹恹的 


‘我真的好想说话,可是我不敢说’,朱正廷烧得通红的脸贴紧冰凉的大理石台面 


“唉…” 


嘴里轻轻蹭出一个单字嘴里再次吐出四五瓣红花,他看着满地红花,只差没在里边游泳了,朱正廷又难过又嫌弃地挪挪屁股——不想在口水花瓣里游泳 


但最开始吐出的花瓣,不是红色的 


1.


朱正廷,一个超现实主义者,网上的病症资料他是不会看的 


—— 

本质还是胆小 


‘俗话说,人吓人,吓死人,没病都得吓出病’这是他当时吐槽Justin说过的话 


温州小少爷前段时间得了普通流感,让他看病不看非得说没事,网瘾少年什么都爱依赖百度,他举起手机面向大家伙,滋溜着鼻涕一脸得意,“我说什么,没事儿!’说完又半蹲着咳得半死不活,众人盯着手机面面相觑,‘那个,Justin您还是自己看看吧…’Justin没好气地将手机拿回来定睛一看,一排的‘肺炎,没治了回家等死吧’的言论吓得他扔了手机哭着喊着要财产转移 


朱正廷仔细分析最坏情况,总不能比网上查的要差吧 


这么一想朱正廷带着精致男孩纸笔急匆匆往医院赶 


2.


两人大眼瞪着芝麻绿豆眼僵了好一会,朱正廷想着怎么开口说明情况,至于医生,他也不知道医生僵啥 


他乖巧地对那头看着不可一世的年轻医生笑了笑,心里腹诽着,这么年轻,不是庸医吧,那医生也酷酷的,“坐”


朱正廷犹豫一会,在纸上忐忑写到,‘我最近老吐花,开始还是白花,一字一瓣,现在是红花,一字五瓣,我没事吧?’ 


仿佛担心医生怀疑他该挂的精神科一般,他写完后不受控地猛咳了几声,医生的办公桌上顿时撒了一小片红色花瓣,与纯白色的桌子形成强烈视觉对比,唉,不会把人吓着吧,但朱正廷还是坚持一脸,‘瞧,我真没骗你’的发虚表情 


医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他凑近那片红花瞧了好一会儿,在纸上画着奇形怪状的符号,“有对象吗?没有的话找对象去吧,不能再拖了” 


朱正廷歪着脑瓜子想想心上人,是有那么一个 


他在纸上歪歪扭扭的又写下一行字,‘不找会怎样?’ 


医生瞥了他一眼,“回家等死吧” 


这话怎么听着跟Justin手机里的东西一样耳熟,见朱正廷木木的没反应,医生再次残忍到,“亲吻对你的病已经不起作用了,想要根治的话,得跟心爱的人行”医生再瞥了他一眼,吐出最后两字,“房事” 


这回朱正廷听明白了,他发高烧的脸爆红依旧强装淡定,‘好的,那我回家写遗书了’ 


开什么玩笑,没听说过什么病还要做那档子事儿的,“庸医!”朱正廷幼稚地狠狠跺跺脚离开了医院,身后落下数十瓣刚从嘴里滑落的红花 


医生从办公室门边悄悄探出蹲下身用镊子把花夹进保鲜袋里,“这可是绝品红莲呀……” 


3.


“朱正廷你干啥要换个人寝室” 


乐华那几个毛孩子听闻朱正廷是自己要求换的寝室都炸开了锅,平时半刻都离不得队长的孩子们此时气冲冲撞开门却被一屋子的花瓣冲了出来,朱正廷看他们惊恐瞪大双眼往后掀着花瓣 


‘你的花吐症可传染初期已经过了,所以别人碰了也没事’

哦,那就捧着吧,朱正廷转过头默默趴了回去 


“哇,正廷哥是在养花吗?这是什么品种”到底还是孩子,注意力一下被转移 


“红莲,是红莲!”他家从不乏突现见识广博的孩子,就连他本人也是研究了好些天才知道自己吐的什么品种 


“训练都这么累了,你哪来这么多精力养花呀”更多还是操心的 


“不对吧”Justin抓起一把花瓣,花散发着清幽的香气,“都是花瓣,没有根茎啊,看着也不像凋落的” 


“emmm莲子呢?我最近训练有点累,该补补了”李小胖揉了揉圆溜溜的小肚子 


“全特么是我吐出来的”朱正廷结束了话题,他头一回觉得他家族的毛猪 

真的很吵 


众人注意又回到他身上,眼见着从他嘴里吐出的花瓣,‘人间仙子’是粉丝标榜的,可此时他们也赞同粉丝眼里的朱正廷,仙雾缭绕安静无话,眼神淡然,被红色花瓣包围着,与世隔绝


“正…正廷…”范丞丞一时忘了一向喊的本名,怔住了 


然而事实证明毛孩子永远都是毛孩子,朱正廷捂住脸 


“宝宝,你好神奇诶”倒霉孩子都没嫌脏,直接拎起他嘴边刚吐的花瓣激动得嗷嗷叫 


“居然是红色的,我都没见过红色的莲花”黄新淳戳戳朱正廷脊背一脸崇拜,“不过为什么不是雪莲?” 


“嘴里吐花是什么怪毛病?” 


你们难道不该担心你们队长还能不能好好活着嘛,朱正廷很忧伤


“走,去医院”范丞丞上前扯住他,在触到他滚烫的皮肤时一脸严肃,“你发烧了?”


“我吃了退烧药…也去过医院了…” 


“医生怎么说?”


“没事,医生说过段时间就会好的”朱正廷朝他笑笑安慰到,唇色白得不像话 


“再去看看吧,就算正廷说没事,这花红的就跟吐血似的,真心瘆得慌啊”李权哲忧心忡忡 


就在房间里的花瓣多到快装不下时队长的嘴终于被死死捂住绑到医院去了 


还是那间问诊室,朱正廷一脸苦闷,怎么又是这个庸医 


只是问诊室的墙面多了一副红莲的标本 


毕雯珺弯下身双手按着桌子,高大的身影形成强烈压迫感,他第一次被派代表说话,显得有点急有点激动还有点小颤抖,“医生,是这样的,你可能不信,还可能觉得天方夜谭,但我接下来说的话每一句都是真的,那个,就是那边被捂嘴的那个,他莫名其妙……” 


“吐花了” 


诶???剧本不对啊,“你怎么知道的?!”乐华六脸懵逼 


“看到那副标本了吗,他骂我的时候嘴里吐出来的”医生指着墙上那副最漂亮的红色标本眼神幽幽


“不,你撒谎,我们队长是不会骂陌生人的!”丁泽仁铜铃眼都要瞪出来了 


?重点难道是这个吗,朱正廷难过的快要哭了 


“那,怎么治?”范丞丞皱紧眉头 


“一般的花吐症,患者吐出的花瓣别人是不能碰的,但是看样子他的花瓣你们都碰过了吧”医生指了指负责捂嘴的黄新淳的那只手 


乐华六脸点头 


“一般来说,只要患者与喜欢的人亲吻,双方吐出完整的花朵问题便会迎刃而解,他却属于三段化花吐症,最复杂的一种,先是纯白色雪莲,再到黄橘色,这过程中接吻也是可以化解的,但现在已经到了三段化末期,越是稀世珍品对身体养分的需求越讲究,伤害也就越大,亲吻只能暂时延缓寿命,要想根除病症,必须跟心爱的人行一次房共同吐出完整花朵” 


范丞丞推开黄新淳,整一大只罩住那个坐着缩成一团的人,“朱正廷,你喜欢谁”不愧是他们家族最呆傻也最脸皮厚厚的人,脸明明都红成猴屁股了还这么一板一眼的正经问话 


“……我…没喜欢的…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怎么说啊…


“我的妈呀,正廷你都要game over了还不知道自己喜欢的谁呢?”毕雯珺隔着范丞丞的背影急得哭爹喊娘,已然失去日常稳重 


不对,他说没有的时候,眼神飘得找不到焦点,朱正廷平时根本不撒谎,只要撒谎很轻易就能看出来,可他为什么不愿说实话呢,范丞丞觉得很头疼,但他不打算拆穿


“如果他现在喜欢的人换了呢?跟新的喜欢的人也可以吗”小呆头鹅转身问道 


“按道理是可以的,只要是他本人真心喜欢的就不会有问题,真聪明,我都没想到这个”医生对山东圆橙肃然起敬 


“那我们哥哥还有多长时间?”


医生敛起笑容,“两周” 


4.


“你明明看出来他喜欢谁了,为什么不说?”乐华家族走后,问诊室的诊疗间走出一名面容俊秀同样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嗯?我看出来了吗?没有呀~”他调皮地朝那人眨眨眼,“放心,死不了” 


5.


“让我先跟大家告个别吧…”朱正廷央求到 


“告个屁!告什么别,你死不了”几个小孩嘴里骂着,眼眶却全都红了 


“拜托啦” 


考虑到情况特殊,乐华几个孩子们找来张PD商量,觉得可行才同意 


“那等我们先安抚他们的情绪,免得到时真把人吓着了,你先乖乖等着”范丞丞揉揉他的头 


朱正廷拱了拱他的手掌心乖萌萌的,“好” 


当站到台上看着底下几百号人时朱正廷反倒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很意外的没有一个人问他还好吗,也没有人好奇他的病症,他安安静静的站着,他们也安安静静的坐着 


“好像是最后一次了,我们来聊聊天吧,好半天不能训练,不许怪我哦~” 


他本就仙气怔怔,再加上平日里的话唠属性,说着说着话便多了起来,场内人员唇部微张完全看呆了,这简直是一场盛大的仙子散花,只是这场花雨触目惊心,在场的没一个能高兴得起来,血红得似曼珠沙华,他吐的花瓣越多生命流失的速度就会越快,他的红莲花吐已经病入膏肓 


6.


朱正廷的训练被停止了,他的身体已经无法负荷高强度的训练,成日就待在申请的个人寝室里休息 


“今天还是隆江的猪蹄饭” 


范丞丞轻声推开门,把手里的一支红玫瑰塞进他手心,桌子上的白瓷矮花瓶里已经放了九支,还是生机勃勃的,他将热腾腾的饭菜倒入不锈钢碗中,微喘着气额头还冒着冬天少见的热汗 


“吃饭吧?” 范丞丞将他从床上扶起在背后垫了枕头 


“你真的不用每天都过来的,太累了”朱正廷手里捏着玫瑰张口吃下范丞丞喂的饭,猪蹄的皮煎得酥脆,底下的胶原蛋白和肉炖得软烂入口即化,闻起来也是喷香四溢,可惜他嘴里淡淡的尝不出味 


本来商量好他们乐华六个轮流照顾,可范丞丞非要一个人包揽下所有的活,“你们训练吧,我一个人就能照顾好” 


“你这只小猪怎么这么没良心,我还每天都给你送花花,快夸我” 


“不是…”心疼你啊,傻瓜 


见他把饭都乖乖吃下,范丞丞眼睛笑成一条线,“好吃吗?” 


“嗯…甜味很够,很好吃,明天还要吃这个” 


范丞丞眼里的笑意慢慢消失了,他今天特地嘱咐厨师不要放糖,担心他嗓子腻得难受 


“不了,这么油腻的东西,明天开始别吃了,喝粥吧,清清肠胃”范丞丞低着头给他揉揉肚子,刘海长遮住了眼让人看不清情绪,已经尝不出味道了吗 


“行吧,不吃就不吃了,听你的” 


“你真没喜欢的人?实在没有的话...”范丞丞声音闷闷的,他抬起头望进朱正廷的一汪海洋里,轻声细语生怕吓着那人,“喜欢喜欢我吧” 


朱正廷双手捂住嘴巴双目圆睁,心脏因为范丞丞的告白不可抑地跳得飞快,身体里的红花血液流速仿佛更快了,他凑近范丞丞,温柔笑笑


“我本来就很喜欢你啊” 


三瓣连体的红莲花瓣,范丞丞错过了 


一笔带过,但还是担心被河蟹:https://shimo.im/docs/haqIi1Hl69UhrnjK


写丞正的小号,看热闹的别关注,谢谢合作:http://69735740.lofter.com/

评论(112)

热度(2662)

  1. Jane是朱正廷的珍珠糖:)墙头君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太甜了啊